投稿

「草原天路」要收費了 理由站得住嗎?

中央電視臺更新於05/10  點擊數:1256
摘要  「攔路收錢」,道理上講得通嗎?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台商杂志

台商杂志

「草原天路」全長132.7公里,是連接崇禮滑雪溫泉大區和張北草原風情大區的一條重要通道。蜿蜒的道路,配上湛藍如洗的天空,以及路兩側的村莊、梯田、溝壑、山坡,讓這條公路名聲大噪,各路自駕愛好者和旅遊愛好者蜂擁而至。大批遊客也給「草原天路」造成了一些負面影響,堵車、黑商販欺詐時有發生。

如今,這條為建風車而修的路,將作為「草原天路風景名勝區」開始收費。檢票、售票設施已基本完成,票面已經印刷完畢。

這不是「草原天路」第一次提出收門票,2015年6月19日,張家口物價部門召開「‘草原天路’景區門票價格聽證會」,整整進行了3個小時,當時提出每人80元的收費標準引起不小爭議,物價部門表示天路收費暫緩。

「攔路收錢」,道理上講得通嗎?

根據張家口張北縣政府資訊公開平臺發佈的資訊,我們大致能夠明白此次啟動收費背後的邏輯。

第一、「草原天路」由張北縣人民政府於2012年9月建設,投資3.25億元。鑒於政府投入了大量資金,且還在持續投入基礎設施建設,因此要適當收回成本。

第二、「草原天路」名聲大噪以來,屢屢出現大堵車的局面,為了控制遊客數量,需要以收取門票作為門檻。

第三、景區車輛增多之際,出現了「垃圾遍地、人滿為患、生態環境堪憂」的局面,啟動收費為了保護景區生態環境。

表面上看,這三條理由似乎都有道理,但細思忖卻根本站不住腳。

首先,根據《收費公路管理條例》的規定,「技術等級為二級以下(含二級)的公路不得收費」。連通縣與縣或縣與城市的一般幹線公路最多算三級,顯然,「草原天路」並不符合收費條件。

像「草原天路」這樣的縣級公路,建設資金通常採取區縣政府補助一部分、鎮政府自籌一部分、當地群眾集資一部分的方式。納稅人為修建公路做出了貢獻,到頭來使用公路還要再繳費,缺乏合理性。在132公里的「草原天路」上,有不少村落,那裡的居民對收費的做法會滿意嗎?

其次,「草原天路」雖然名稱響亮,但歸根結底只是一條縣級公路。根據《收費公路管理條例》的規定,在公路上收費,只能是「投資建路」上的權益回報,「草原天路」並不符合收費條件。此外,對於景區收費,收多少,需要省級人民政府確定、省級物價部門批准,這一點同樣缺乏程式的合法性。

坐地生財容易,誰收費?誰運營?誰監管?要有個說法

據公開報導,經過張北縣人民政府授權,張北縣「草原天路」旅遊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聯合北京宏美龍脊旅遊發展有限公司進行注資擴股,開發建設。擬投資 2.98億元,在「草原天路」建設遊客服務中心、觀景台、服務營地、停車場、垃圾點、星級衛生公廁等專案。

當公路作為景區,性質就發生了一定的變化。需要追問的是,景區化服務體現在哪裡?誰來收費?誰來運營?既是旅遊景點,又是公路,監管如何分責?環境衛生歸誰管?車輛擁堵又歸誰管?收了錢,就要給公眾一個說法!可見,收費並不能一勞永逸地解決目前問題,反而會帶來更多難題,而這些難題會更加考驗當地政府公共治理的智慧與能力。

「攔路收費」是芝麻,發展縱深遊才是西瓜

「靠山吃山」本沒有錯,但是借助收取門票的方式反哺投入,就能解決人滿為患的局面、就能讓生態環境好起來,未免太過天真。

魯莽收費並不一定會取得良好效果,圍城收費的夢想,終於幻滅在民生與法理之上。武大櫻花沒了20塊錢的進門費,今年賞櫻反而不再「人看人」,西湖免費了,杭州反而更賺錢......北京南鑼鼓巷同樣面臨人滿為患的局面,卻採取了主動摘除「AAA」景區級別的方式控制遊人流量。收費的方式,南鑼鼓巷難道不會嗎?收取門票的方式如同殺雞取卵,常常最具殺傷力。

作為貧困縣的張北縣,完全可以借助「草原天路」助力旅遊收入的增長。旅遊住宿和餐飲娛樂服務,這些綜合性旅遊收入都遠比門票收入來得豐厚。不在發展發展縱深遊、提供更貼心的服務上使勁,緊緊盯著門票收入涸澤而漁,「草原天路」對遊客的吸引力就會受損,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其他美景替代,漸漸成為乏人問津之路。

文丨央視評論特約撰稿 王健

其它推薦

本文系作者中央電視臺授權臺商匯發表,並經臺商匯編輯,轉載請註明出處和鏈接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05/10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