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傅宏智的創業之路

傅宏智更新於08/29  點擊數:611
摘要  他是一個生意人,有著生意人敏銳的商業眼光、精准的判斷;他是一個灑脫的管理者,如果說公司就像是「鐵打的營盤」,卻很少看見「流水的兵」;他是個懂得「出世」的企業家,公司未來已經規劃好,「把股份賣給在公司待了十幾二十年的員工們,我就負責在中國大陸遊山玩水。」他,就是宏幸企業有限公司 南佳電子有限公司董事長傅宏智。

台商杂志

「入世」為精明生意人 「出世」為商業傳道者

剛畢業時,實習期的經歷就讓傅宏智看穿了這樣一個道理:進工廠幹活並不是出路,立足於自己所學的專業。於是他在而立之年前夕就與領路人合夥成立了自己的一家公司。然而,既是合作夥伴又是領路人的股東們卻突然退股,將開闢的「江山」交由他這個帶著理想的年輕人來打理,深受影響的他在拚搏多年後,也將這套模式用在了自己開創的公司身上。

28歲始創業 被股東「拋棄」

早在大學實習期間的經歷讓傅宏智受到啟發,開始尋找和選擇自己的人生路。「工廠太累了,工廠動不動就加班,流水線很死。」傅宏智在回憶當年的實習情景時連連擺手,實習期的傅宏智在工廠裏面做流水線,「今天是個眼鏡,你把它擦乾淨,我擦乾淨鏡框,然後包裝。」長此以往,傅宏智在工廠已經有了兩年的流水線管理經驗,在這期間,他有了一個發現,從此開始規劃自己的創業道路,「後來發現業務比較活潑,因為你可以自己負責去談價錢,你可以談這些東西的來源,那時候我就說我絕對不要再進工廠了。」

1989年,28歲的傅宏智開始創業,和幾個股東合夥在台灣成立一家公司,「那時候,我汕頭的主管說他要開公司了,當時我年輕,就跟著他走,一開就到現在了。」後來,開創公司的4個股東有3個退股,其中2人移民到美國、加拿大,公司只剩下傅宏智一個人,「他們全都走掉了,那時公司是賺錢的,我每年都把股份分紅給他們。」當初股東們放手給年輕人去闖的做法,給年輕的傅宏智留下了深刻印象,這對後來傅宏智的公司未來規劃與員工的培育方向產生了影響。

代理企業就像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由於公司的技術資源逐漸轉移到大陸,出於對市場的考慮,2002年,傅宏智也跟著來到大陸。

搶占市場 代理特殊電子

傅宏智搬到大陸不久,整個大陸地區的山寨機就開始流行起來,剛來大陸的傅宏智好似如魚得水,「那個時間差不多全都是我們的天下。」大學時代的傅宏智學的是電子專業,創業也理所當然地走這一步;只不過,與做研發、生產不同,傅宏智的公司屬於代理性質,這恰如之前傅宏智想要往「活潑的業務」方面發展想法相吻合。

「我們主要做比較特殊的電子,都是耐超高壓的。」傅宏智的公司為日本一家半導體公司的代理,「以前傳統式的大部分做在power上面,第二階段的轉到了手機上面,」無論是手機還是筆記型電腦,電池是最重要的部件之一。智慧型手機剛推出來不久,傅宏智就發現,其有一大缺點就是耗電嚴重,特別是在跑流量的時候,很快把電耗光,只有裝入特殊的電子裝置,電量的損耗才會變得越來越小。慧眼如炬的傅宏智就看准了這一點,「2、3年前手機和現在不一樣,但是耗電率是一樣的,大家都是在比裏面的功率。」在智慧手機需求暴增的這幾年,就看有沒有獨到的眼光,能不能從細節處覓得商機並敏銳反應,這一點,傅宏智無疑做到了。

除了手機,傅宏智的買家還有聯想集團、比亞迪等大企業集團。作為零件的供應商,傅宏智跟著大企業做,幫助他們降低成本,把更新的產品推給他們,「我們有超級電容,可以取代鋰電池。汽車的GPS裏面一般是用鋰電池,當車子在太陽底下曬的時候,電子會發生化學變化,而電容不會。」由於電容的成本比電池高很多,傅宏智根據汽車的配置需求為他們推送相應物美價廉的產品。

調整思路 探索正確方向

除了成為大企業集團的供應商,作為在生意場浸淫多年的老手,傅宏智亦留心生活細節處的商機,發現了電錶、水錶、燃氣錶這塊市場。

抄錶是一項艱難的工作,經常會遇到戶主不在家外出的情況,加上有些樓層高、住戶多、需要挨家挨戶查看等,往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現在我們發行有遠端的監控視頻,直接監控表內資料,人到了樓下以後,直接查錶,結果就讀取出來了。」就連電錶裏面的電池,也給敏銳的傅宏智挖掘了出來,「我們的超級電容可以拿來當電池使用,電池的壽命很短,電池也有自燃性和自爆性;而電容在使用過程中,由於耐壓大,類似開關保險絲一樣,最嚴重的情況也只是冒煙短路。」

和其他行業一樣,做電子這一塊,也需要不斷根據市場調整,不斷發展新的東西,傅宏智拿手提電腦和平板這兩樣科技產品的未來優劣做了比較。

他坦言,判斷未來誰才是市場主角才是令做電子的人最頭痛的事。對年輕的一代族群來講,慢慢的桌上的台式電腦也會消失,轉為平面式,以前的老闆看報表,現在只需要手機打開微信,業務報告就能全部呈現出來。「你看市場的趨勢,做電子其實是很殘酷的,裏面的軟體更新速度非常之快。電子公司在賺錢的時候,可以賺很多,但是公司要倒閉的時候,往往不過幾年,就像NOKIA一樣。」

在電子這個行業當中,發展速度之快前所未有。傅宏智坦言,由於公司的代理性質,應對市場的發展,採取應對措施的不止有他,更需要靠原工廠不斷的針對市場需求去深入的調查分析。「原廠給我們壓力,先做市場調查,原廠開發怎樣的東西,我們就幫原廠來進一步推動。」

如今,傅宏智給自己定了個目標,如大陸本土電容部分目標營業額,動員員工一個月做到50萬美金,雖然這相對以前而言有所減少,但傅宏智表示這是市場趨勢,「現在的零件越用越少,晶片功能越做越強,東西越來越成熟,價格越來越低,就看誰的成本降低得更快。因此以前可能半年的薪水買不到一部電視機,而現在一個月就可以買三部彩電。」

善待員工 當「甩手掌櫃」

也許是受到早期公司初創時股東們的做法的影響,傅宏智在對公司未來規劃方面,不像一個嚴肅的保守的商人,反而更像一個「甩手掌櫃」。

他表示,自己未來主要是把公司做好,當外面那些公司的顧問。「因為我們公司是賺錢的公司,公司把員工培養好,我把公司股份賣給員工,除了管管資金調度方面的問題,其他時間我就可以在中國大陸遊山玩水。」傅宏智笑言。

在傅宏智的公司裏,老員工居多,對於一待滿十年的員工,傅宏智都會送他們價值不菲的禮物,如金項鍊等,「他們在這裡做,到現在已經十幾年了,已經很定型了,我在不在這裡,都沒有很大影響。」

記者好奇,傅宏智為什麼不像其他的企業家一樣,將公司轉交到自己孩子的手中,讓孩子來接手打理?對於二代傳承問題,傅宏智表示很無奈,「我女兒25歲,英國留學回來,做3D動畫宣傳廣告方面的工作,是完全不同的方向,而我兒子也不喜歡這個。」

如今的傅宏智,將更多的重心放在深圳台商協會福田聯誼會會長的工作上,由於福田是深圳市中心區,沒有工廠,自然不存在土地糾紛,會員企業最多的問題就是孩子入學,他笑言,自己已然成為台商子弟在福田就學的專家。

從商業傳道者到就學引路人,傅宏智扮演的角色總帶有那麼一絲「寵辱不驚,看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雲卷雲舒」的意味,隨遇而安,又樂在其中。

其它推薦

本文系作者傅宏智授權臺商匯發表,並經臺商匯編輯,轉載請註明出處和鏈接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08/29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