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台當局「語言法」將害得下一代無「語」問蒼天

2017-07-27 15:17:46 來源:中國台灣網

台商杂志

圖片來源:網路

 

台灣《中國時報》27日發表社論說,以「台獨」為神主牌的民進黨,自知現下實力不足以實行「硬台獨」,即「法理台獨」,執政後,一直加大力道廣行「軟台獨」,也就是「文化台獨」。而抹去、扭曲、稀釋,則是「文化台獨」的三大招。

 

  社論摘錄如下:

 

  台當局最近要在課綱上抹去《開羅宣言》,就是「去中華民國史」的典型招數。長期以來,渲染扭曲「二二八」事件,也成功地把國民黨打成萬惡政黨。而現在,「文化部」積極推動「國家語言發展法」,雖然打著平等、扶持弱勢語言的大旗,其實就是要將國語深植日常的重要性稀釋,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清朝學者龔自珍說:「欲要亡其國,必先亡其史,欲滅其族,必先滅其文化」。民進黨除了亡其史、滅其文化外,更添「亂其語」的新招,誠可謂無所不用其極。但我們要問的是,這種意識形態熏心的做法,會讓台灣付出什麼代價?

 

  首先,從「國家語言發展」的角度來看。日前苗栗縣政府設置「原住民族事務中心」,單單為了要把「牌銜」翻譯成原住民語,徵詢就花了3個多月。由此觀之,「文化部」想要推動「國家語言發展法」,要把「各族群所使用自然語言」都視同「國家語言」,這會是多大的工程,會不會是另一場好大喜功、不切實際的「前瞻計畫」?

 

  其次,「文化部」所謂的「國家語言」,究竟為何?語焉不詳。如果是為保障母語,協助發展,那麼本來一直都在進行,冠上「國家語言」的實益為何?如果是要將各族群的母語提高到「官方語言」的地位,所謂「用母語教數學不會被罰」,先不論有多少老師有這樣的母語能力,但可以肯定的是聽得懂的學生更是鳳毛麟角,以「母語」教數學,是要保障母語,還是要懲罰學生?而又要用「誰的母語」教台下「母語個個不同」的學生?

 

  保障母語,立意甚高,沒人會反對,但也不該超出學生的學習能力。語言的基礎是溝通的工具,中文是台灣社會彼此溝通的公約數,而英文是一位世界公民要努力具備的能力,那麼在中文與英文之外,加上自己的所謂「母語」後,我們的學生還有多少時間去學習「每一種」母語,或者如果因此而稀釋到中、英文的學習成果,豈不是得不償失?

 

  其三,兩岸同文同種,台灣文化是中華文化的支脈,因此「獨派」人士不得不以美國與英國為例,強調「同語言不見得要同國家」。然而在「獨派」人士的心裡,又矛盾地以「中國文化」為原罪,希望在可能的範圍內盡力地「去中國化」,要降低「國語」在台灣社會的重要性、日常性。

 

  事實上,從世界各國的歷史可以看出,語言是一種社會約定俗成的力量。美國沒有明定官方語言,但自然而然地大家都使用英語。就算是明定22種官方語言的印度,最後還是會獨尊一語,「便利性」是關鍵要素。

 

  如果所謂的「國家語言發展法」其目的是人人都能以母語上課、跟政府溝通,那顯然是沒有可行性的,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國家語言發展法」也顯然是語言版的「前瞻計畫」,「就是要把錢花出去」。

 

  其四,目前「文化部部長」鄭麗君已經拋出是否要成立「台語台」的議題,閩南語已經是台灣人民頻繁使用的語言,許多電視、電影也以閩南語發音,我們實在看不出,為何市場的力量不足以維持閩南語的使用。相較之下,越南籍、印尼籍新住民的人口數已經不亞于某些原住民族,按照文化部的「母語」精神,越南語、印尼語要不要推呢?

 

  最後,蔡英文去年5月接見美國商務部助理部長賈朵德時看著講稿致詞,卻用英文說: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令各方大驚,一個台灣的領導人竟自稱連中文都講不好。無獨有偶,2015年蔡英文在小朋友的勞作飾品上,寫下「點亮台灣」4個字祝賀。卻遭眼尖網友發現4個字竟錯了3個字。

 

  身為台灣領導人,連中文表達與書寫能力都出現問題時,台灣下一代的語文能力如何不讓人擔憂?而現在,為了「文化台獨」,「文化部」又以「國家語言發展」之名,行稀釋中文之實。照此發展,如果哪一天,台灣的下一代變成「英文說不好,中文講不通」時,那才真的是欲哭無淚、「無語」問蒼天。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07/27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