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盈利模式清晰成熟 直播經濟火中有憂

2016-08-23 12:59:24 來源:人民日報

台商杂志

全民直播時代來臨,日用戶逾2000萬人
「不要送東西了,你們有錢還不如去買零食吃……」手機屏幕上,中國女子游泳隊運動員傅園慧看著粉絲送的「遊艇」「跑車」等虛擬禮物不斷刷屏時説。原來,「洪荒少女」在奧運期間做客某直播平台,與粉絲互動,截至直播結束,同時線上人數超過1000萬人。

不只是傅園慧,張繼科、寧澤濤、秦凱、何姿等奧運明星們也參與了奧運系列直播。奧運明星直播讓線上直播又火了一把,相關直播平台也賺了個盆滿缽滿。

騰訊、阿裏、小米等各大互聯網巨頭早已紛紛進駐直播業。從最開始的競賽直播,到後來出現遊戲直播、秀場直播,再到如今全民直播,直播市場越來越火爆。目前,僅僅是移動直播的産品,就超過200種。有大數據監測平台統計,從去年10月到今年6月,視頻直播市場的日用戶活躍量規模已經翻番,達到了兩千多萬人。

直播的蛋糕越做越大,直播平台也像當年的團購網站一樣,雨後春筍般層出不窮,成為投資人的新寵。

打賞禮物帶來真金白銀,流量盈利更為可觀
「遊艇」「跑車」「鑽石」……別小看這些觀看直播的粉絲「打賞」的虛擬禮物,雖然不是真跑車、真遊艇,卻是粉絲向直播平台交了真金白銀買的,主播也能按比例「提現」。

以映客直播為例,觀眾可以通過現金兌換鑽石購買禮物送給主播,禮物會按比例兌換成映票,而主播可以將映票按照32:1的比例兌換為現金。最便宜的「櫻花雨」合人民幣不到一元,最貴「陪你去看海」則價值好幾千元人民幣。

「由錄播到直播,是一種消費的升級。」在華旦天使投資CEO張潔看來,直播利用視頻技術和移動互聯網的逐步成熟,翻新了社交網路的玩法。她最近剛剛投資了一個視頻直播的交友平台,「這是一個很有潛力的投資市場,盈利模式也很清晰,像粉絲打賞就是一種很成熟的盈利模式。」

「直播伴隨著巨大的流量。」行業分析師王新宇認為打賞獲利只是一方面,帶來流量才是更重要的盈利點,「流量就是一切的基礎,是平台商業價值的體現,廣告投放等都離不開流量。」

根據艾媒諮詢發佈的《2016年中國線上直播行業專題研究》,2015年中國線上網路直播的市場規模約為90億元,網路直播平台用戶數量已經達到2億人,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時段同時線上人數接近400萬人,直播經濟成為文化産業中增長最快的新業態之一。

直播監管有難度,遇侵權可報案
直播市場火了,但從直播經濟誕生的第一天起,問題也層出不窮。由於缺乏明確的監管體系,直播平台的內容參差不齊。網路侵權、洩露他人隱私、打色情擦邊球等現象時有發生。

不久前,歌手鐘漢良演唱會主辦方工作人員發佈一條消息:「我們沒有授權過任何一家平台和網站,保留訴諸法律的權利。」原來,鐘漢良巡迴演唱會廣州站遭遇了大量直播平台侵權直播。

偷拍式直播有時也會導致隱私洩露。有網約車司機在乘客不知情的情況下,誘導其説出隱私並全程直播,獲得了18萬觀眾。還有不少人擔憂,主播在直播過程中也可能無意中拍到周邊人的一些個人信息。

還有一些直播平台為了博取流量,悄悄進行淫穢、色情內容的直播,有的更是屢罰屢禁不止。儘管我國《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第十五條明確規定,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不得製作、複製、發佈、傳播包含淫穢、色情等內容的網路信息,但在巨大的利益誘惑面前,還是有不少平台願意以小懲罰換取大利益。

不少專家認為,由於互聯網直播進入門檻低,從業人員成分複雜、身份轉換方便,亟待監管模式創新,從而為新興的文化産業營造健康有序的競爭環境。

同時,專家建議,公眾如果發現自己在直播中被侵權,可以先向直播平台投訴、舉報,勒令主播封號或刪除視頻,情節嚴重的可以向公安機關報案;也可以發起民事訴訟要求賠償。如果遇到涉黃直播,可以向掃黃打非辦公眾號或網站舉報。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08/23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