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深度好文】中評智庫:中韓FTA生效 影響兩岸經貿

2016-01-13 11:25:24 來源:中評網

台商杂志

中評社香港1月13日電/全台工業總會副秘書長蔡宏明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1月號發表專文《中韓FTA生效對兩岸經貿的影響》,作者強調:「對於台灣參與區域經濟所存在的變數,未來的領導人勢必要有將兩岸關係‘由經入政’的準備,特別是對於如何回應大陸對於‘九二共識’和‘一中框架’的 堅持,更需要有積極的思考,而針對兩岸政治關係、參與區域經濟之定位問題,進行朝野對話與社會共識的凝聚,進而促成兩岸針對共同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的對話, 則是台灣突破困局的必要作為。」文章內容如下:

中國大陸與韓國官方於12月9日確認,中韓自由貿易協定(FTA)將在12月20日生效並第1次降稅,2016年1月1日第2次降稅。

韓國與台灣出口的產品有63%重疊,加上中韓FTA不但將牽動兩國擴大戰略性經貿和產業合作,也將牽動亞太區域整合的加快進展,除將兩岸經貿發展帶來影響外,也將對台灣參與區域經濟整合和兩岸互動帶來迫切的挑戰。

中韓FTA的主要內容與影響
中韓分別是亞洲第一和第四大經濟體,也是東亞地區經濟最具活力的兩個國家。近年來,雙邊經濟關係發展迅速,中韓雙邊貿易額和投資額開始逐步趕 超中日。2014年的中韓雙邊貿易總額高達2,353.7 億美元,2014年中國大陸為韓國最大貿易夥伴、最大出口市場、最大進口來源國、第二大投資對象國,韓商在中國大陸設立公司亦已超過2萬家,累計投資額近 490億美元,而韓國則是中國大陸第六大貿易夥伴、第三大出口市場、第二大進口來源國、第三大外商直接投資來源國,雙方相互貿易貿易依存度已顯著提高。


隨著中韓經貿交流增強,中韓FTA成為雙邊經貿關係中最重要的議題之一,2007年起開始中韓FTA產官學聯合研究活動,到2010年5月28日才由兩國 最高領導人見證發表了產官學可行性研究最終報告,並簽署諒解備忘錄。2012年1月9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與李明博會晤時達成開啟FTA協商共識,進而 中韓在2012年5月2日在北京正式開啟FTA協商,經過14輪的談判過程,中韓FTA終於在2015年6月1 日正式簽署,在20年內,中國大陸將實現零關稅的產品達到稅目的91%、進口額的85%,韓國零關稅產品達到稅目的92%、進口額的91%。整體而言,中韓FTA「降稅範圍與時程」並不如原先預期,例如韓國自中國大陸進口列入談判範圍之1,611項農水產品中,有670項列為超敏感項目。其中,14項(佔 進口金額30%)列入排除項目(包括:稻米(不在協定範圍)、辣椒、蒜、洋蔥、白菜、小黃瓜、鮮奶、雞蛋、人蔘、牛肉、豬肉、蘋果、柑桔、水梨、小黃魚、 白帶魚、花枝、比目魚等)將維持現行關稅。另外,有56項以關稅配額(TRQ)或維持高關稅予以保護,顯示韓國保護農業的壓力。

當然,韓國具競爭優勢產業以零關稅進入中國市場的時間,也因此延後,例如汽車零件(前5年每年降0.2%,降至9%即停止降稅)、面板(第9 年才開始降稅)、工具機(數值控制器的自製率要求高)及石化產品(降稅幅度低,如PVC前5年每年降0.46%,降至4.19%即停止降稅)。

在服務貿易協議中,市場開放以「正面表列」方式處理,待協議生效後兩年內開始後續談判,並從後續談判開始後,在兩年內結束談判,雙方將針對包含金融在內的服務業及投資自由化,以負面清單模式展開服務貿易談判,並基於準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模式展開投資談判,且以大幅消除各項限制為目標。

中韓FTA 對兩岸經貿的影響
中韓FTA將使中韓兩國廣泛獲益,有望形成一個人口高達13.5億、GDP高達11萬億美元的共同市場,而達到雙贏的局面。根據韓國產業部的 評估,中韓FTA生效後,將有助於韓中雙邊貿易額突破3,000 億美元,韓國GDP(國內生產總值)也將在協定生效後的10年內成長0.96%,消費者因減免關稅受惠146 億美元,新增近5.3萬個工作機會。

就對第三國的影響看,中韓FTA對日本影響較大,根據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亞洲經濟研究所預測,約有53億美元的日本出口商品被韓國取代,影響的產品包括液晶設備和蓄電池等,顯示在出口中國的商品中,韓日之間的競爭會受到影響。

對兩岸經貿而言,根據經濟部委託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的「陸韓FTA 對我台灣業之影響」評估報告,中韓FTA對台灣的影響為「短小長空」,因為中國大陸對韓立即降稅的項目只佔整體的11%,而且台灣出口至中國大陸的石化、汽車及零組件、面板及工具機等4 大關鍵產業,中國大陸大扺並未降稅,或是降稅期很長,所以短期內對台灣衝擊有限。

但中長期而言,衝擊效果將日益浮現,經濟部預估,若ECFA(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後續協議始終未生效,則中韓FTA 生效第一年,台灣實質GDP將下降約0.04%,受衝擊的產業包括石化、紡織成衣、玻璃等,台灣產品在中國大陸市場被韓國取代金額預估為0.06至0.17億美元;生效第十年時,台灣實質GDP將較生效一年時下降約0.13%,被取代的產業再擴及鋼鐵、汽車、面板、偏光板及工具機,被取代金額預估增至19.29 至42.5億美元,其中有逾七成源自面板,生效第20年,台灣實質GDP 將比生效第一年下降約0.15%,被取代金額更擴大到23.41至60億美元,其中對面板影響最大,預估被取代金額約14.5至30.84億美元,其次為石化產品,被取代金額約為4.1至18.3億美元。

此外,中韓FTA對於食品、化妝品、醫藥品、電氣用品、汽車零件等產業,納入如加強檢驗機構之相互承認合作、促進相互接受國際公認檢驗報告、 展開相互可接受之測試報告協商、支持設立檢驗暨認證機構等便利化措施。例如規定出口700美元以下產品將不需要提交產地證書,食品和化妝品檢測機關的相互認可,並將制定「48小時通關」的原則,簡化對快遞貨物的免稅程式,以及在中央政府和各省政府內安排負責解決韓國企業營運障礙的機關或人員等,都將有助於 縮短韓國產品的通關時間與貿易成本,這些將成為影響台韓產品在中國市場競爭消長的關鍵因素。

在服務貿易方面,中韓FTA生效後,中國大陸可能會在2019 年對韓國開放服務、投資、通信、電子商務等服務貿易市場,隨著韓中兩國間在旅遊、教育、醫療、美容等服務需求的爆發,可望帶動韓中服務貿易的擴大,而在建築、金融、文創、娛樂等領域,韓國將可望在中國大陸市場產生先佔優勢,將對台灣的服務業帶來影響。


更值得注意的是,依據2014年7月中韓領袖在「聯合聲明」中建立「擴大面向未來的戰略性經貿和產業合作」的共識,中國工信部已經和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共同簽署「產業合作諒解備忘錄」,合作領域涉及工業政策、節能減排、汽車、鋼鐵、船舶和海洋工程設備、機械、新材料、石化、IT製造等多個方面。

同時,中韓「充實中韓戰略合作夥伴關係行動計劃」更進一步提出建立中韓資訊通信合作部級戰略對話;推動兩國研究機構和企業之間就培育未來移動通信技術,特別是就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標準及新業務合作;加強新材料、新能源與可再生能源技術、生物技術等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域的技術合作;鼓勵雙方共建 企業合作創新中心;加強環境友好型城市、智慧城市相關資訊共用及示範專案等可持續城市開發領域合作等。這些產業合作不但將使韓國企業增加在中國市場的競爭 優勢,而中韓在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合作勢必將提升其中韓產業在未來全球市場的競爭優勢,而將對台灣在全球產業供應鏈的地位產生深層的影響,不能不予以注意。

結論:台灣參與區域經濟的迫切性與變數
中韓FTA使韓國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增至13個,涉及國家增至50個,韓國的「FTA經濟領土」(指與韓國簽署FTA的國家GDP總和在全球 GDP中所佔的比重)規模上升至全球第二,顯示韓國產業的全球市場網絡已經涵蓋主要市場,其對台灣的影響將是全面的挑戰。最近工業總會發佈的「2014年出口障礙調查報告」顯示,受限於台灣未與主要貿易國簽定FTA,韓國產品在東協、歐盟、美國乃至於中南美洲市場比台灣更具競爭力等,尤其顯示台商面對的競 爭壓力已經明顯,台灣人不應視而不見。

特別是中韓FTA不但將促進中日韓FTA的發展,將進一步成為使RCE談判加速的催化劑,這些趨勢對高度依賴亞洲市場的台灣而言,將是極度嚴 重的威脅。換言之,在亞太區域整合的加快進展的情況下,台灣將面對如何參與RCEP與TPP談判的準備時間壓力、經貿法規的調整壓力,以及兩岸經貿開放與兩岸政治對話的壓力的三重壓力。

其中,除了如何處理美國所要求的骨髓、血管、頭骨肉、面頰肉、食道肌與牛油等六項美加牛雜碎進口,以及豬肉進口等敏感問題,將是台灣能否有效爭取參與TPP談判的關鍵。
 
而在參與RCEP談判方面,由於中國因素的影響,除了如何完成兩岸服貿協議立法,以及ECFA後續商品貿易,以為台灣參與RCEP奠定基礎外,因為台灣參與區域經濟合作和對外洽簽FTA的問題,所涉及的絕不是單純的「經濟議題」,而是兩岸關係定位的深層政治問題,其的政治意義自然不是兩岸兩會ECFA談判 所依據的「九二共識」,就能做兩岸對話基礎的。正因為如此,中共十八大的對台政策中,強調「探討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做出合情合理安排。」,同時主張兩岸深化維護「一個中國框架」共同認知,在「兩岸各自現行規定」法理支撐下,都是在為兩岸在區域經濟合作中的定位關係建立新框架。

依據這樣的原則,自2014年2月開始召開的兩岸事務主管部門負責人會晤(「王張會」、「夏張會」),以及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強調「馬習 會」是在「兩岸政治分歧尚未解決情況下,根據一個中國原則作出的務實安排。」,無疑是彰顯「一中框架」將是未來台灣參與區與經濟的政治基礎,這是台灣朝野政黨都應該認真面對的課題。

即使是TPP,雖然由於TPP協定已經明確規定,將開放給APEC成員和其他國家或關稅領域加入,為台灣提供了可行途徑,但是台灣想要爭取參 與第二輪談判,仍然必須與TPP會員進行雙邊諮商,屆時「一中框架」是否成為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和文萊等東協國家的政治考量,將是重要變數。

對於台灣參與區域經濟所存在的變數,未來的領導人勢必要有將兩岸關係「由經入政」的準備,特別是對於如何回應大陸對於「九二共識」和「一中框 架」的堅持,更需要有積極的思考,而針對兩岸政治關係、參與區域經濟之定位問題,進行朝野對話與社會共識的凝聚,進而促成兩岸針對共同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的 對話,則是台灣突破困局的必要作為。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01/13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