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台灣「選舉賭盤」鬼影幢幢

2016-01-13 10:56:4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台商杂志

台灣2016「大選」逼近,嘉義市警方近日查獲一個選舉地下賭盤,一名43歲的江姓男子疑似經營地下賭站,以「菜頭」、「豬肉」 等暗號代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朱立倫。

屢禁不止
台灣的「大選」有一個奇特現象,就是地下賭盤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像今年的「大選」,檯面上的選情一直冷清,民眾對於候選人「政見」興致不高。根據台灣「中選會」規定,選前10日不得發佈民調,4日各大機構紛紛拋出「封盤民調」,資料莫衷一是。但是地下賭盤這個被稱作「另類民調」的「怪胎」,卻異常火爆,頻頻傳出簽賭案件。

據台灣「中央社」報導,台「海巡署」東巡局日前接獲情報稱,有黑幫為影響選舉賭盤,可能向候選人開槍示威。經數日跟監、埋伏,專案小組4日破獲台東地下兵工廠,逮捕兩名嫌犯,查扣5把改造手槍、數發子彈。

有人會說,這太火爆了吧?!但類似的事例已經不止一次在島內上演。

據台媒報導,2004年島內地下賭盤看好「連宋配」。選情吃緊的陳水扁親赴台南拜訪當地民間大佬王振鏗,要求他「高抬貴手」。翌日,包括王在內的數大 組頭(莊家)齊聚開會,推出救扁的「大選」新賠率、新賭法。隨後,「3·19槍擊案」發生,藍綠選情神逆轉。種種疑點使「3·19槍擊案」謎團直指地下賭 盤,但最後仍不了了之。

賭徒們有時不管不顧放手一搏,嚴重影響選舉結果。台當局出於「維護選舉公平」考慮,每逢選舉之年,台警方都要掃蕩地下賭盤,肅正選風,但「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屢禁不止。

以身試法
1998年台北市長選舉,馬英九和陳水扁的選情十分接近,全島相關賭盤開得熱火朝天,吸納了10多億元的賭資。據說陳水扁的選情本來一直被看好,許多人把賭注下在了他身上。得知馬英九勝選後,當場就有輸了上千萬元的賭徒跳樓自殺。

台灣地下賭盤「歷史悠久」。上世紀80年代解除黨禁後,有關選舉的地下賭盤應運而生。1996年,台灣首次直選「總統」後,各黨派短兵相接,選舉地下賭盤也隨之升溫。 如今一到選舉季節,各縣市的地下賭盤就猖獗起來,數以千計的盤口被啟動,大批民眾或點出現鈔,或利用網路和電話,到組頭處下注,其「盛況」甚至超過合法彩票的發行。

台灣關於選舉的地下賭盤,往往都是由原有的六合彩以及職業棒球賭盤的莊家在經營,極富「專業性」。莊家遍佈全台各地,各級莊家通過吸納零散的賭注而向上一級莊家下注,並從中抽取傭金。一般來說,「正規」地下賭盤的賭金都是以1萬元起跳,之後每注加數千元不等,組頭抽取3%—5%傭金。每次選舉時的地下 賭盤涉及金額都非常驚人,高達幾十億甚至上百億元。抽取傭金的組頭也因此賺到盆滿缽滿。警方調查,嘉義涉案的江姓男子有六合彩賭博前科,此次以每注1萬元金額招攬生意,其中兩名賭客通過社交軟體,各下60注給「菜頭」、「豬肉」,警方粗估江姓男子靠抽成就輕鬆進賬3.6萬元。

台灣雖然有法規禁止賭博,但處罰連「雨過地皮濕」都算不上。根據相關規定,在公共場所賭博者,處1000元以下罰金,開設賭場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並可處3000元以下罰金。收益和代價比就在那裡擺著,難怪有不少人願意以身試法。

「螞蟻雄兵」
讓外人頗為驚異的是,地下賭盤一直被認為是台灣選舉形勢的風向標之一,這種「另類民調」往往神准,民間素有口碑,有網友「@亞伯拉罕生以撒」形象地說:「80歲阿嬤都知道,瞭解選情要看地下賭盤。」

這又是咋回事?
道理說簡單也很簡單。民調都是以電話問答為主,受訪者出於種種目的或情緒,可以心不在焉或信口開河。但賭盤中下注的可都是真金白銀,錯估形勢會傾家蕩產。因此莊家大都會派人深入瞭解民意,並通過關係獲取各政黨內部民調資料,這也使得莊家定出的盤口賠率,往往比各種民調還要精准。到了最後10天「封盤民調」時,地下賭盤開出的資料,甚至成為「權威發佈」。

而作為選舉賭盤靈魂人物的莊家,被稱為「政治精算師」,一方面他們本身有政治立場,另一方面也為了增加「業務上」穩贏的概率,利用羊群效應,通過設在各地的樁腳控制票數。

比如,支持泛綠的莊家往往開出「民進黨贏」的盤口,並以較高賠率吸引下注,借此拉抬綠營選情。為贏錢下注的民眾只好積極遊說親朋好友,投票給自己所投注的一方,這股力量集中起來就是「螞蟻雄兵」,絕對不可忽視,對選情具有相當的影響。

島內名嘴邱毅表示,地下賭盤的賭金越來越多,紅眼賭徒和莊家都有可能人為製造出有利於己的結局,「入門級」的簡單手法就是買票賄選,「高階版」的可能人為製造像「3·19槍擊案」、「連勝文槍擊案」等突發案件,以逆轉乾坤。

黑白通吃
有人說,地下賭盤是台灣民主選舉政治下的「怪蛋」,其地下產業鏈跟政治界有著「斬不斷,理還亂」的親密關係。

2004年陳水扁驚天逆轉連任成功,「兩顆子彈」疑雲不了了之,地下賭盤名聲大震。到了2012年,輪到馬英九競選連任。民進黨找到一個嘉義開賭盤的莊家陳盈助,宣稱拿到證據證明馬英九和他見面並拿了3億元的政治獻金。結果剛罵沒幾天,有人再爆料,第一個開罵的民進黨發言人梁文傑自己就接受陳盈助的招待去澳門遊玩,民進黨前主席游錫堃也密會過陳盈助。後來民進黨「立委」陳明文乾脆直接在「立法院」說,陳盈助是個好人,無深究必要,搞的當時的蔡英文等人都尷尬不已。
 
一般來說,像陳盈助那樣的組頭,有些是黑幫分子,有些是當局的民意代表,還有一些是玩票賺錢的生意人。無論哪一方,不在政商界通吃,就很難玩得開。桃園地檢署近日破獲一個遍佈全台的大型地下簽賭集團,涉案賭金超過14億元。有意思的是,被揪出來的組頭林士淵政商關係極佳,之前家裡辦喪事時,南部「立委」幾乎全到場致意。

說來說去,經過多年的資源交換和黑白磨合,違法的地下賭盤不僅從沒遭到滅頂之災,反而成為各派爭奪的一支重要力量。這對一直宣稱自己的選舉制度如何民主的台灣政壇來說,顯得有些尷尬難言。

台灣成功大學教授丁仁方舉例說,南台灣賭盤一般都是黑道老大做莊。一方面黑道有較高的政經實力可以跟檢警鬥力、鬥智、鬥法,另一方面可以保證賭局輸贏認命的可靠性。以暴力為基礎的黑道,居然可以在「高度民主法治化」的台灣建立一定的社會公信力,實在吊詭。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01/13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