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螞蟻戰大象 《非誠勿擾》商標案的背後

台商月刊-趙曉輝更新於08/24  點擊數:922
摘要  開播6年之久的《非誠勿擾》電視節目陷入改名風波,被判決停止使用「非誠勿擾」欄目名稱。 此判決作出後引起了廣泛爭議。這場備受關注的商標侵權糾紛一時或難以拉下帷幕。

台商杂志

案例重現:

2013年2月,溫州市民金阿歡以《非誠勿擾》商標侵權為由,將江蘇電視台告上法庭。2015年12月11日,長達3年的《非誠勿擾》商標侵權案作出終審,判決江蘇廣播電視總台停止使用「非誠勿擾」欄目名稱。2016年1月8日晚,江蘇廣播電視總台表示已於近日通過司法途徑向上級法院提請再審,並獲立案審查。

 

「江蘇衛視頻道於本判決生效後立即停止使用『非誠勿擾』欄目名稱」。2015年12月11日,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紙判決,讓開播6年之久的《非誠勿擾》電視節目陷入了一場改名風波。

江蘇衛視的《非誠勿擾》節目自2010年1月15日開播至今,已是家喻戶曉,乃至在世界華人圈都非常有影響。上述「停名判決」作出後引起了廣泛爭議。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科學院大學法律與智慧財產權系主任李順德教授表示,「本案應該全面地看待,但就目前的相關資料看來,二審判決在很多方面都值得商榷和研究」。

2016年1月9日,《非誠勿擾》並未改名,如期播出了最新一期節目,且在節目預告海報中打出了「不改名稱,不變精彩」的標語。金阿歡方面,其代理律師肖才元則表示,希望江蘇電視台能夠嚴格遵守法律,如果發現仍存在侵權行為,他們也將拿起法律武器繼續維護自身權益。

這場備受關注的商標侵權糾紛,一時或難以拉下帷幕。

「非誠勿擾」案始末

2009年2月16日,金阿歡因受熱映電影《非誠勿擾》的啟發,向國家商標局申請註冊「非誠勿擾」商標。在國家商標局審定期間,2010年1月15日,江蘇衛視《非誠勿擾》節目開播。

4個多月之後,2010年6月6日,國家商標局發佈了包括金阿歡申請的「非誠勿擾」商標在內的商標初步審定公告。截至這一天,《非誠勿擾》已播出34期節目,其中多期節目奪得全大陸衛視周收視總冠軍和亞軍。

2010年9月7日,金阿歡獲得第7199523號「非誠勿擾」商標註冊證,有效期自2010年9月7日至2020年9月6日,核定服務專案為《類似商品和服務專案區分表》中的第45類,包括「交友服務、婚姻介紹所」等。隨後,他以「非誠勿擾」為名開設了一家婚姻介紹所。

2013年2月,金阿歡以江蘇廣播電視總台侵害了其「非誠勿擾」商標專用權為由,訴至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要求前者及其合作夥伴深圳市珍愛網資訊技術有限公司,停止侵權。

一審中,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江蘇電視台的《非誠勿擾》電視節目雖與婚戀交友有關,但終究是電視節目,相關公眾一般認為兩者不存在特定聯繫,不容易造成公眾混淆,兩者屬於不同類商品(服務),不構成侵權。2014年12月,一審法院駁回了原告金阿歡的訴訟請求。金阿歡不服,提起上訴。

2015年12月,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在該案二審判決中認定,江蘇電視台的《非誠勿擾》欄目構成商標侵權,至此案情出現逆轉。二審法院認為:江蘇衛視的《非誠勿擾》為相親、交友節目,從服務目的、內容、方式、對象等判定,其均是提供徵婚、相親、交友的服務,與金阿歡「非誠勿擾」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專案「交友、婚姻介紹」相同;且由於江蘇電視台的知名度及節目的宣傳,使得公眾造成反向混淆,影響了金阿歡的商標正常使用;此外,相關證據足以證明江蘇衛視《非誠勿擾》是以盈利為目的商業使用,其行為構成侵權。據此,金阿歡的上訴請求得到支持,江蘇衛視敗訴。

為何一、二審法院作出截然不同的判決,成為眾人心中的一大問號。

「判決出現反轉的關鍵點在於,江蘇衛視《非誠勿擾》(節目)是屬於『電視文娛節目』服務,還是屬於『交友、婚戀』服務。」中國政法大學智慧財產權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指出。

李順德也認為,一、二審法院對江蘇衛視是否侵權作出不同的判決,源於對《非誠勿擾》電視節目與金阿歡「非誠勿擾」商標的服務類別,是否構成「相同或類似服務」的認定不同;同時,對於《非誠勿擾》節目服務性質的認定,也直接關係到本案中「反向混淆」是否成立。

那麼,江蘇衛視《非誠勿擾》節目提供的,究竟是婚介服務,還是電視娛樂節目?

趙占領認為,將《非誠勿擾》認定為「電視娛樂節目」類別更為合適。這是一檔通過真人秀的形式製作的電視娛樂節目,相親只是節目的手段而非目的。《非誠勿擾》節目是公開播出的,其收入來源也主要是節目的收視率和廣告費,故不能簡單地將兩者歸為一類。

李順德進一步指出,本案更好的解決辦法是明確兩者各自的保護和使用範圍,各自在合法的範圍內使用自己的商標。

螞蟻大象之戰影響待觀察

李順德指出,「非誠勿擾」商標侵權案是智慧財產權領域又一起「螞蟻戰大象」的典型案例。本案的關注重點不在於雙方當事人的地位差異,而應在商標保護的相關法律運用上,充分考慮判決對社會可能產生的影響。

江蘇廣播電視總台在《非誠勿擾》開播之初,獲得了華誼兄弟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許可,在電視節目上使用「非誠勿擾」商標,並向其支付了許可費。而華誼兄弟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於2008年11月20日,在第41類(《類似商品和服務專案區分表》)商品申請註冊了商標「非誠勿擾」,第41類商品包括「電視文娛節目、娛樂」等。

可見,《非誠勿擾》節目在定名之時,已經考慮到了「非誠勿擾」的智慧財產權歸屬問題,也通過合法的途徑去獲得使用權,是尊重智慧財產權的表現。

為何江蘇衛視沒有進一步採取措施去核實「非誠勿擾」商標在「交友服務、婚姻介紹所」類別上的註冊情況,從而避免糾紛的產生呢?李順德給出了兩個理由。

其一,《非誠勿擾》節目開播之時,金阿歡的商標審定公告還未發佈,江蘇衛視無從知曉商標已經被申請註冊的情況,錯過了提出異議的機會;

其二,江蘇衛視對《非誠勿擾》的自我定位一直是電視節目,認為只需要取得「電視文娛節目」類別的許可。

專家認為,從金阿歡方面來看,其引發的爭議更大,其行為有商標搶注之嫌:「非誠勿擾」一詞並非金阿歡獨創;華誼公司早于金阿歡,申請了「非誠勿擾」在第41類別上的商標註冊,金阿歡也非首位商標申請人。

二審判決的社會影響如何,專家也十分關注。「該判決是否鼓勵了『搶注』的不當行為,是否真正體現了保護合法的商標註冊人權益、保護公平競爭,值得研究。」

搶注亂象亟需多方治理

近年來,熱播影視劇名被註冊為商標已見怪不怪,除了影視劇,任何一時成名的東西都有可能被搶注成商標。

在司法實務中,一些搶注的商標,反而在維權的時候,能夠獲得高昂的賠償,或者通過調解獲得利益。

在「嘀嘀」與「滴滴」的商標侵權糾紛中,開發了著名租車軟體「嘀嘀打車」的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在「嘀嘀」商標被搶注後,不僅不得不改名為「滴滴打車」,而且被商標註冊人告上了法庭,並被索賠人民幣8000萬元。在2015年4月的庭審中,雙方表示願意接受庭後調解。

此外,「新百倫」商標侵權案也是一起典型案例。NEW BALANCE在中國的關聯公司——新百倫貿易(中國)有限公司,在「新百倫」商標被搶注後,反成了被告。後被判構成侵權,賠償人民幣9800萬元。新百倫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目前尚在審理中。

惡意搶注商標始終是相關管理部門打擊的重點。

但是,受利益驅使,國內著名的人名、地名、電視節目名稱等被搶注商標的現象仍然頻發。李順德直言,治理商標搶注等亂象,要從法律、政策、宣傳等方面多管齊下。

其它推薦

本文系作者台商月刊-趙曉輝授權臺商匯發表,並經臺商匯編輯,轉載請註明出處和鏈接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08/24  【打印此页】  【关闭